趙瑜
  天氣很冷,但大家的指頭都不怕凍,都刷微信。
  女友在“愛瘋”上玉指翻飛,細打聽,她竟與大長腿“歐巴”李敏鎬聊天。大驚———此女韓語白痴,居然與“繼承者”有交情?結果NO、NO、NO,人家是在回大長腿的公眾微信。
  所以哪位五短身材一窮二白的兄弟夥某天忽然開心地來一句“楊冪回我了也”,你不必懷疑、吃醋或妒忌,人家說的也是微信。
  還在論壇、博客、QQ群、貼吧?老土啦。讀高中的女兒說:現在的人只分兩種,一種是有微信的,另一種是沒有微信的。我審視了一下自己:我有微信,雖然互粉不多,但我沒OUT,YEAH!
  然而,多刷幾天就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———微信時代,我仍脫節,還諸多抱怨。
  首先,我無精力刷屏。朋友圈裡有幾個夜貓子,深更半夜都在發,無外乎三個主題:保健養生、心靈雞湯、孩子教育。他們的微信內容一小時之內都可自相矛盾,剛發一條不要吃動物油易得心血管病,馬上又刷一條豬油是治病百寶。看得久了,完全是信息垃圾,天天轟炸大腦,讓人無所適從,連自動點贊都猶豫,直想拉入黑名單。
  其次,我不會作秀。這似乎是一個老話題:怎麼讓人知道你過得比他人好?學生時代考了第一名,那可是要給父母說好幾遍,讓他們過年時給親戚朋友炫耀;搬了新房,奔走相告擺一臺喬遷酒,顯顯自己的大彩電;無論穿的是燈草絨還是吃的是精瘦肉,必須給鄰居們看看。我們得通過電話告知:到我的花園洋房來玩吧,得通過朋友傳話,我買了一臺好車喲,才能將“功成名就”有效地傳達給熟人。現在就太容易了———無論是吃了家死貴的城中餐廳,住了家奢侈的五星酒店還是老公下了碗愛心掛麵,你只需發個朋友圈,秀旅游秀吃喝秀恩愛,短短幾秒即收穫秒贊之、嫉妒之、無言之,真是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照片快發朋友圈”!低調如我,抬頭望明月時發現別人在秀名牌包包,低頭寫材料時看見別人在秀自助餐,失落憂郁。
  再次,我賺不來錢。最近,朋友圈裡颳起一陣開店風,每瀏覽幾條,就有一個微店,賣衣服賣化妝品賣吃的喝的,國外代購奶粉,原廠代工大牌,每次一打開,全是他們上傳的商品信息,看得頭都暈了,不僅打擾了我的正常信息瀏覽,大量的圖片也讓我每月的流量費用“傷不起”,只好偷偷屏蔽了幾個朋友的微信,感覺世界清凈不少。一朋友,在好友微店上高價買了個名牌包,後經專櫃驗貨是假的,被“殺熟”,這下錢沒了,友情也完蛋,多麼痛的領悟。
  最重要的,還是我討厭速食交友,就算是愛人、夫妻,都在原本的社交圈裡沉默了,活躍在各自的微信群里。半夜,嘟的一聲,老公的微信有了新提醒,“莎莎,是你們單位以前那個出納嗎?”“不,是車友群的莎莎”,哦,還有釣魚群的麗麗、自駕游群里的蘇蘇,前一秒還是陌生人,這一秒她們就和你老公“搖一搖”加了關註,令你抱怨卻無奈。是誰說過,最遠的距離,不過是:我在你的身旁,你卻在朋友圈裡,望穿雙眼,咫尺天涯。(作者單位:南岸區文聯)  (原標題:微信時代的小抱怨)
創作者介紹

螢光粉

rb60rbdq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